您好,欢迎您来到苗圃村-苗木园林信息网 网站地图
网站首页 木苗大全 木苗价格 木苗市场 木苗批发 种植资讯 百科知识

罗云贤:护林一生无悔

木苗大全 网络整理

图集

洛云仙亲手种下的小树苗,如今已经长高了。

郝英灿摄

一大早,86岁的罗云先起床洗漱后,他和其他几名护林员像往常一样开始了一天的巡逻护林工作。四十四年,如一日,洛云仙每天不绕山而行,心里不踏实。

“这棵树是我刚到林场的时候种的,刚开始有筷子那么大,很高兴看到它长大有用。” 每次走到林场的路口,罗云贤总是习惯性地停下来。,用手拍了拍自己种下的那棵树,视线顺着树干缓缓移到了树顶,眼中满是郁郁葱葱的绿意。

罗云贤家住贵州省印江县木煌镇盘龙村。1971年沙木苗,任盘龙村党委书记的罗云贤听从组织安排,翻山越岭来到莽山高石坎林场。同年,因养猪场与林场合并,建昌公社的农场长、党员周洪权也被分配到林场,担任农场经理。

工作生活在同一屋檐下,周红泉和罗云贤相知相爱,组成了一个幸福的家庭。从那以后,这对夫妇就投身于高士坎林场的植树造林和森林保护工作。

“刚上山的时候,高石坎到处都是荒坡,基本没有成熟的树木。对于国家的木材,当时的工作主要是植树造林。” 罗云贤介绍,当时没有树苗,护林员接了几十公里。外面的新野乡平锁村,前去捡“沙木苗”。

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铁锄和镰刀是他们的搭档;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他们执着地追逐着心中的绿色梦想。

随着寺庙逐渐拉出白丝,当时种下的小树已经长成森林,偷伐也随之而来。“村民的生活相对较差。人们常常偷偷上山砍树卖木,或者直接拿来做柴火。我们不敢松懈。穿十多双解放鞋。”罗云仙道,“巡山夜不能亮,林不能喧哗。有一次我差点撞到一个同事。”她长期患有风湿病,胃溃疡,但仍然坚持高士坎,守卫着九陵和十八元的花草树木。

说起坚持的艰辛,罗云贤还记得,“1970年代,生活极其艰难,每顿饭都是土豆和红薯沙木苗,锅里一个米饭也没有。”

为了有效管理不断壮大的林场,每个人都制定了自己的规章制度——所有的山林护林员必须以林场为家,必要时需要请假;每月入住3晚,旷工1次罚款3元;林场职工私自送人或变相送柴罚款3元;每天早上7点巡山,下午6点换班,值班期间偷林,没有报案,罚款3元。

有了制度,就必须遵守,谁也不例外。2008年,林场的部分树木因大雪和冰冻而折断。当时,几位亲戚和熟人劝说罗云先砍了一些树卖掉,以补贴家用。这些“善意”的建议都被她一一拒绝,“这些艰难的日子都熬过了,今天没有人能搬动林场的一棵树。”

“2002年,我们把房子修好,没有向林场要一块木头,知道了也不给,都是在金昌村买的。” 罗云贤的儿媳钟英萍说道。有一次,罗云先的女婿上山砍柴,罗云先撞到他,羞辱他。罗云贤说,由于她和护林员在处理黑客和砍伐森林问题上坚持原则,一些得罪的亲友仍然怀恨在心。

2012年4月,88岁高龄的周宏权坚持到山上巡视到生命的最后一刻。临死前,他握着洛云仙的手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依旧望着林场的方向。

沙木苗_榧木苗_小早川沙苗

周红泉病逝后,罗云贤含泪告别了被彼此左右摇摇欲坠的妻子,义无反顾地回到了林场的老木屋。

如今,孩子们都结婚了,有了很多孩子和孙子。孙子们多次上山接外婆下山享受福。可洛云仙却离不开他亲手栽下的那片森林。“腿脚都不好,来回也不容易。” 最终,他的子孙后代不得不尊重老人的意愿。

时隔44年,罗云仙原本满头青丝,如今苍白苍白,昔日光秃秃的荒山,经过她和护林员长满老茧的双手,演变成了如今的2万亩绿林。

+1

关注我们

添加qq好友,关注最新动态